新波音体育 > 玄幻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逍遥
    幻星,幻湖小岛中。

    凌翔、西泽、洛林一起商谈明日将如何应对石岩之事,说那嗜血骨骸的交出,要不要设置下关卡,不然直接给出,会不会显得自己太直接?

    他境界略显低微,设置关卡的话,怕他应付不来。东西反正肯定要给他,还不能让他觉得我们太随意,还真是麻烦……洛林苦笑道。

    嗯,始神一重天的境界,的确不值一提,若非他为新尊主,根本不会被重视。但我们要是直接就将嗜血骨骸给他,也太过轻松了,他会不会怀疑我们,怀疑我们有什么诡计?凌翔道。

    这种事情你们拿手,别看我,我不擅长阴谋诡计。西泽摆手道。

    西泽此言一出,凌翔、洛林脸色一僵,略显尴尬。

    突地,凌翔神情微动,袖口中一卷古书浮现出来,他一点,书页翻动,那纸张上泛出奇妙波动,隐隐浮现出幻星外围那圈圈光环,他似乎通过着书卷,能洞悉幻星外围种种变化。

    同时,一道灵魂音讯,也从那书卷内传来,直达凌翔识海。

    西泽、洛林都没有做声,都皱眉看向凌翔的动作,暗暗等候。

    他们知道那古书名为凌翔手中奇宝,名为千幻万变书,能连通幻域神妙,能滋生万千齐变,奥妙无穷。

    他们都看向凌翔,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他们明白凌翔与他们交谈的时候,已经吩咐过,除非极大的麻烦事,否则不准别人打搅。

    如今他们还在商谈要事,却有人不合时宜联系凌翔,足以证明事情不小。

    果然,凌翔将那千幻万变书收入袖口,脸色微变,幻域内突生陨石碎片风暴。亿万块陨石碎片如利剑涌向幻星,被外层光环防御住,但我千幻宗有很多幻兽和弟子,都被那碎石风暴冲击,死了一些人。

    是谁敢如此大胆?洛林脸色凝重。

    这里为千幻宗主星,而千幻宗又是星海间极为著名的强大势力,敢和千幻宗叫板的势力,天下屈指可数。

    除了四大种族的狂人。怕是没不开眼的敢在我幻域放肆!凌翔俊逸脸上布满一丝阴寒。我听他们说了,见过一人乘坐月之精魄,一路横冲直撞。正朝着我们幻星赶来。

    那人什么模样?洛林心神一动,觉得隐隐把握到了点什么。

    据说模样懒散,途中还不时喝酒吃着水果。他根本没有将我们放在眼里。凌翔寒声道。

    懒散……懒散,懒散!

    洛林神情巨震,一道电光在脑海中闪过,惊叫道:逍遥!是逍遥!

    此言一出,凌翔、西泽同时惊变,露出骇然之色。

    定然是他,石岩身旁小姑娘口中所谓的师傅,就是逍遥!我早该猜出来!洛林喝道。

    凌翔、西泽一听逍遥之名,脸色都变得出去凝重。脑海念头一转,联系起之前困惑他们的那种熟悉感,也都反应过来,知道洛林猜测不差,来人应该便是逍遥,神族四大天王的逍遥天王,上个时代就名声赫赫的超绝人物。

    此人。已消失万年,久远到西泽、凌翔、洛林都迟迟想不出来。

    在逍遥强势之时,凌翔、西泽、洛林都只是小辈,还跟在师傅后面,只是始神境界。逍遥当年的手段他们都很清楚,一听过来者竟然是他。都变了脸色。

    轰轰轰!

    就在此时,幻星猛地剧烈摇晃起来,如被巨兽冲击。

    幻星上大地巨震,许多山峰崩塌,河水泛滥,宁静了无数年的幻星,如要迎来末日,所有千幻宗的武者都心神惊惧。

    千幻宗主何在?还不敞开门户,难道要我破门而入不成?一个阴绵绵的声音,在幻星云层深处传来,响彻在幻星每一个角落,震颤着所有武者的心灵。

    那声音一出,仿佛天威压迫在幻星苍穹,震的人喘不过气来。

    果然来了!西泽凝神低喝。

    他真能轰开来,还是让他进来吧。洛林苦笑。

    凌翔点了点头,旋即突然将手中天香安神玉盒子拿出来,匆忙交给洛林,道:你速去找石岩,将这盒子给他,让他拿着立即离开。

    西泽心神一动,也将自己的天香安神玉盒子交出,立即抛给洛林,让那小子赶紧走,他要死在幻星上,我们都有麻烦。

    洛林二话不说,拿着盒子便没了踪迹。

    同时,更加狂暴的震动,从那苍穹传来,那阴绵绵的声音再起,千幻宗炼制层层结界不易,损坏了太过可惜,我只数到三,下面的人自己斟酌,一……

    凌翔暗叹一声,扬声道:逍遥前辈大驾光临,晚辈千幻宗这代宗主凌翔,恭迎前辈到来。他手指拨弄着千幻万变书,将外层的防御给撤销了,容逍遥长驱直入。

    一个阴柔俊美的男子,忽然乘坐月之精华,划破苍穹而来,直接落向幻星中央腹地。

    幻星上众多武者,纷纷闻声聚集而来,那凌翔、西泽所在的幻湖,骤然一变,直接场景变幻,化成茂密的山林,形成雄伟宫殿群。

    周边宫殿内,班煜、邢铭、邢尚、卫云、古莲一众人等,一一显现出来,惊骇的看向来人。

    他们中很多人,尚且不知来人身份,只是由衷的觉得惧怕,因为来人从天而降的气势,竟然让他们生出一种要跪拜的感觉。

    是谁在碎乱之地,对我徒儿出手?轰然一声巨响,逍遥身下月之奇石,将数座宫殿摧毁,他则是顺势下来,懒洋洋的巡视四周,他一眼瞧见邢尚,抿嘴一笑。

    邢尚简直魂飞魄散。

    过来。逍遥伸手一招。

    邢尚、卫云如被攥住脖子的小鸡,腾空飞起,瞬间落向逍遥面前,逍遥张口一吐,两道月光浮现,顺着邢尚、卫云眼瞳深入他们脑海,在他们识海、记忆中大肆活动。

    在众人的注目下,邢尚、卫云露出恐惧之极的神色,嘴角、眼角、耳朵、鼻孔不自禁的流出污血,眼中光泽迅速黯淡,皮肤如风干的枯木,失去了生机神采。

    每一个都泛出毛骨悚然的感觉,心神惊惧不安,他们看的出来,这逍遥以搜魂之术,直接去剥离邢尚、卫云的记忆,以摧毁他们精魂、生命为代价,来获取他需要的记忆。

    邢铭浑身冰寒,这一刻,觉得如被寒力冰冻了,禁不住颤抖。

    他眸中泛出森森恐惧,祈求的看向西泽,咬着牙道:殿主,看在老奴侍奉你们父子两代的份上,请给老奴一条活路。

    他这句话落下,邢尚、卫云生命气息彻底消泯,而逍遥也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

    逍遥笑容阴寒,看向了他,道:原来主谋是你。

    殿主!邢铭突然大叫起来,叫喊中他跪伏在地,一个劲的朝着西泽磕头,头上鲜血淋漓。

    旁边的邢莹,只是愣了一下,也猛地跪下,哭的稀里哗啦,朝着西泽连连磕头,也不顾脸上的血污,不顾身体的痛楚,只是不断叫喊,请殿主救我爹爹。

    这一刻,他们父女俩都知道,只有西泽出手,邢铭才有一线生机。

    因为邢尚、卫云死的没有一丝换手之力,因为他们知道逍遥乃不朽强者,这种级别的人物,要杀他们简直就是举手之间,不费吹灰之力。

    武痴西泽脸色沉如水,他看着邢铭、邢莹父女磕头不止,忽然道:逍遥前辈,我碎殿已经死了两人,此事就此作罢吧。

    作罢?逍遥讶然,饶有兴趣看向西泽,道:你是西蒙的儿子吧?嘿嘿,就算是你爹,当年也要称呼我一声逍遥兄,你碎殿的人,胆敢挟持我徒儿,此事要作罢很简单,参与者全部死绝,自然作罢。

    他抬手去抓邢铭,眯着眼,神情阴寒:过来吧。

    不!邢铭尖叫。

    我父亲给你面子,不代表我也要给!西泽突地咆哮,粗布麻衣如鼓胀着浓烈雷罡,他一步走向逍遥,扬手便是一拳。

    极为简单粗暴的一拳!

    轰隆隆!

    逍遥身旁空间,瞬间发生连绵不绝的大爆炸,亿万雷罡齐动,将天地都要给炸成亿万窟窿。

    西泽修炼雷之奥义,一般人修炼之光奥义还会兼修电,认为雷电同修更加强悍,譬如西泽父亲西蒙,便是雷电齐修。

    但西泽并不是如此,他只修雷,万年的岁月中,他只沉溺这单一的雷之世界,将生命一切美好奉献,他不喜女色,不管殿内要事,不贪图享乐,如苦行僧一般封闭自己,一生寻道,一生修雷,从没有一日懈怠。

    这一拳,凝炼他一生对雷的痴迷追求,雷破天地,动乾坤八极!

    震天雷轰爆出,深深雷响如西泽的怒吼,那吼声布满狂烈霸道,有着万年的孤独。

    就连上一个时代的逍遥,在亿万闷雷的爆炸中,都脸色凝重,眸中泛出奇光。

    逍遥双瞳开阖间,眼睛成月牙,幻星苍穹深处的三个幻月,忽然间滚动凝为真实,围绕着逍遥游动,却连连粉碎爆炸,形成灭世般的波动。

    西泽轰出一拳便停了下来,然而,在西泽和逍遥之间,却是漫天拳印,每个拳印都仿佛九天雷轰,自成一个雷之世界。

    ……
友情链接:波音体育  球探体育  永利体育  篮球直播  搜球网  篮球直播  西甲直播  火狐体育  西甲直播  360直播  极速体育  欧联杯直播  足球吧  永利体育  7m体育  360直播吧  nba直播吧  搜球网  球探体育  火狐体育  欧联杯直播  体育比分  360直播吧  极速体育  jrs直播  jrs直播  体育比分  英冠直播  法甲直播  7m体育  足球吧  nba直播吧  法甲直播  英冠直播  360直播